相关文章

广东中山一副局长被妻女举报 女儿闭口不提"爸爸"

来源网址:http://www.xakxy.net/

  ■杨女士出示自称被丈夫打后留下的伤痕。 (视频截图)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小仪不时为母亲擦拭眼泪。 新快报记者/摄

  因被反锁,欧某一度进不了自家门。(视频截图)

  ●涉事官员表示不想回应,只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纪检部门称已介入调查

  在别人眼里,她是让人羡慕的“官太太”;在家里,她说是丈夫的“高级工人”。自称结婚26年来长期遭受丈夫辱骂和拳打脚踢,且丈夫在外还与别的女人鬼混。“原本以为女儿结婚后两人紧张关系会缓解,没想到女儿结婚一个月后,我再一次遭到他的暴打……”3月14日,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杨女士话到伤心处泣不成声。

  日前,中山的杨女士如是向新快报记者投诉了其任职中山市南区某局副局长的丈夫欧先生。而欧先生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此事只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不想多回应。对于杨女士反映的问题,纪检部门称已介入调查,如若属实会依党纪处理。

  ■新快报记者

  1 杨女士:因生女儿遭男方不待见

  杨女士住在中山市南区某高尚住宅小区。3月14日,新快报记者来到她住宅大门时,杨女士打开防盗门的神情显得有些惶恐,双眼透过防盗门往外扫了几眼后,才打开第二道房门让记者进来,随后关上两道房门并反锁。

  杨女士的独生女儿小仪去年12月结婚,因平日要上班,只有周末和下班闲暇偶尔过来陪陪母亲。当日,她一早来到母亲家,与母亲一起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这是一个多居室新装修的房子,进门正对是个大阳台。茶几上摆放一盆鸿运当头盆栽,沙发背后的墙上挂有一大幅十字绣,“家和”两字格外显眼。客厅靠阳台一角落安装有监视器,杨女士说是自己近期安装的。

  刚坐下,杨女士便拿出一份《一个五十二岁女人的自白书(情况说明)》给记者看,这份“自白书”长达12页,近2万字的篇幅。“自白书”第一页第一段表述:“1988年,我们结了婚……结婚的第二个月,我怀孕了,于是我的厄运就开始了。”

  “因为我生的是女儿,不是儿子,欧某一家人都不待见我。”在杨女士的自白书中有这样的表述:“1989年我的女儿出生时,在我生产的过程中无人陪伴无人在外等候,产后20个小时一个人忍着饥饿和疲惫躺在床上等,可是一直没有人送来任何食物……”

  2 “自白书”8次提到被打

  杨女士介绍,女儿几个月大的时候,因与丈夫生活上的小事闹矛盾,自己回娘家“避难”。但丈夫认为杨女士回娘家“打小报告”,晚上便跑来娘家抢还在襁褓中的女儿,并出手开始打杨女士,被杨女士哥哥、父亲阻拦。“如今父母都已去世,哥哥在香港生活,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说到伤心处,杨女士又哭起来。

  据杨女士说,之后遭打便是家常便饭了,新快报记者从“自白书”中看到,记录杨女士被打的地方就有八处之多。记录比较详细的有两次,一次为2010年8月11日20时,一次为2015年1月19日早上8时。记者注意到这两次都有报案,并有警方回执。另外,杨女士还出据了中山市南区医院、中山市人民医院的病历单和疾病诊断书及疾病证明书。

  随后杨女士还向记者提供了几次被家暴的照片,以及几段丈夫欲砸门进屋的视频,画面显示小区保安也阻止不了。这些资料中有房门被砸,门口钢化玻璃满地、地上血迹斑斑的照片;有杨女士自称被打留下的伤痕照片;有女儿小仪视频拍摄时被欧先生阻拦拍打掉手机的视频记录等。其中2015年2月25日那次保安上来没有阻止,最后报警。

  3月14日,新快报记者几经周折找到了2月25日欧先生与杨女士纠纷中的两个当事保安,他们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时他们不仅阻止不了,还遭到当事人责难。“没办法,他是业主,我们是打工的。”视频中欧先生说:“这是我的房子,我把门劈开又如何。报警能耐我什么何,这点报警算什么。”随后就撕门上的对联,打开防盗门试着开第二道房门,见女儿小仪手机拍摄,就一巴掌过来,小仪手机落地。